Share
Explore

散记

昨夜似乎做了很多梦,但没一个记得清,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其中的地形,应当是通江县的地方(电影院那里)。我想,小时候虽在上海,但搬家次数多,对于一个地方的记忆不够深刻。而大学以来,在武汉虽已近六年了,但心智已经较为成熟、专注,反而不容易形成这种模糊的,适用于梦的空间感受。确实,我对通江县城的地方非常熟悉,在脑海中是有一块3D地图的,而武汉,或者说就连武昌区,我的空间感也很弱吧。
突然想到,越大的城市越难建立起这种对空间的感觉,或许是高楼太多,以及经常坐地下交通的原因吧。很难想象,在未来的城市,高楼参天,城市交通都是飞行器的话,那时候人们的空间感应该和现在很不一样了吧,估计都是记三维坐标了,然后计算机分析障碍,寻找最简路径。又想起电影《爱尔兰人》中,主人公开车带他老大去参加婚礼前,首先在桌子上打开地图,然后画了线做标记,记录要经过哪些城市,其间分别要花几天时间。这样的场景现在已经很少了,我们打开地图软件,输入起点与终点,路径自动就出来了。我们不是自己寻找到了道路我们是被赋予了道路,虽然我们自己找到的估计和程序给我们的差不多,甚至还不如,但终究我们失去了探寻的过程和其间的乐趣啊。不像以前,那条的轨迹如今不会印入我们的脑海了,我们失去了它,我们过河拆了桥。
Want to print your doc?
This is not the way.
Try clicking the ⋯ next to your doc name or using a keyboard shortcut (
CtrlP
) instead.